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蒜皮人生(13)-

时间:2021-04-05来源:好心情文学网 -[收藏本文]

    12

    这种愉快的心境只保持到中午。
    因为心情好,妻子也恰好轮到正常上班,彼此相看脸色就平顺了许多。张新德就想再吃一回麻辣烫,上次没吃成,这次就格外用心,花椒、蒜泥、辣椒、花生瓣、肉末、味精, 外加张新德亲口尝后才买来的香油。桐蒿刚煮进锅里,现任校长杨小杰急匆匆赶来,说到:“张老师,上面来了三个客人,刚到。你我作陪吃饭。”
    张新德一般不掺合这事。以前孙校长每当上级来人,必定要叫张新德作陪。杨小杰上任后却并无此意,一般自己作陪,到外面吃饭进饭馆,喝茶进茶庄,唱歌进歌厅。从来没有喊过张新德。今天这事让张新德感到意外。
杨小杰说:“事不急我不会来找你的,啥事吃了饭再说。”
    杨小杰出任甜水沟小学校长,还很费了一番周折。县上原定张新德接任,但上面却有通知外的精神,想把杨小杰放到甜水沟小学锻炼锻炼,私下里还传下话来,今年县上的教学楼基建款优先考虑。杨小杰父亲是市教育局主管财务的副处长。现在到处缺钱,教师工资都时有拖欠,县教育局长当然掂量得出孰轻孰重。
    杨小杰的父亲给杨小杰规划的上升路线是在小学当两年校长,然后县教育局副局长,由副局长调回市上,当个握有实权的科长睡觉出现抽搐是怎么回事,造化大了当个副处长或处长,没造化了就在科长的位子上把日月往前推。
    杨小杰虽然感激父亲的一片苦心,但并不满意父亲为他做的一切。就拿自己的名字来说,当时全中国十亿人没有人敢叫“小姐”,如今却叫得满天飞,不管有意无意。他总是听见有人叫他“杨小姐”,就是真的旁边有位小姐,他也疑心是在叫他杨小姐。偷偷地把小杰改为人杰,父亲知道后咆哮如雷。“老子名叫杨晓云,一辈子稳稳当当,谁把老子怎么了。人杰是你用得?你知道不知道楚霸王的故事?”骂毕还不肯就此罢休,老头怕改了名字就改变了儿子的命运,亲自到派出所改了回来,还把户籍警察骂了一顿。
    杨小杰只得使用这如今出镜频率很高的名字,他的目标还要比父亲想的宏伟。下到教育第一线,工作还是很尽力的。政治上当然比张新德要成熟的多,尤其在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上应付裕如,游刃有余。他牢牢记住父亲的话:不出错就等于出了成绩。
    学校和学生学习成绩杨小杰一刻也没有放松,对教师也相当宽松,认为他们不过一介书生,没必要把自己混同于一般的老百姓,逢年过节,还能给教师发点儿礼品,虽然不过是二斤蛋糕、半斤茶叶、一斤冰糖。但对教师来说,这毕意是不错的,因为有人还记挂着他们,复有何求?
    杨小杰又以甜水沟小学处在312国道线上,常有省、市及外省教育系统的领导途径此地,为学校每年争取来几万元的业务招待费,作为招呼领导的伙食娱乐补助费,打点的过往省上领导偶然还提起甜水沟小学以及那个精明能干的小个子校长。停药后癫痫病还会复发吗
    唯一让张新德看不惯甚至厌恶的是杨小杰的生活。杨小杰和张新德的办公室是连在一起的两间南房,其他教师是北方。南房早年间是学校的会议室,后来一隔为二,但隔墙只砌到房梁为止,房梁上面实际上还是一间房原来贯通的样子。纸顶棚一糊,外人是看不出的。
    张新德生性好静,走路轻,说话轻,关门轻,做事干啥隔壁杨小杰浑然不觉。
    杨小杰在家自由惯了,在学生面前却是一副俨然样子,进得房中,咳嗽、放屁、吐痰,毫无顾忌,这些张新德都能忍受。最让张新德难以忍受的是杨小杰交的那些女人来了,浪言浪语的胡谝,甚至床弟间的淫声秽语也源源不断,不明就里的人听了,断定里面必定是位花花公子无疑。
    杨小杰来到基层第一线,除过功利目地外,实在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思,就是避开正在哺乳期的妻子,采采野花。他以前交女朋友,多是未婚女子,有一个弄得他差点上了法庭交付赡养费后,他就改弦更张,只和已婚女人交往,而且不搞权、钱交易,只猎取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交往也仅仅限于床第之欢,愿者上床,好合好散,走到哪里常有三五个女人围着他转。
    到小学后不久,杨小杰就掌握了一套娱乐办法。学校很有规律,头一节课上了十分钟左右约女人进房子,立刻上床工作,待第二节课上了十分钟,让女人下床开门出校。学校平时学生闹成一片。上课后的学校,几乎是没有人烟的沙漠,进来一只狼也不会有人撵。偏偏张新德就住在杨小杰的隔壁,偏偏杨小杰又不知道房屋原来的结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构,恰巧有时没有张新德的课,却又不能呆在院子里,杨小杰的性功能又十分发达,偶然性概率论又让张新德躲也躲不掉。
    第一次听见隔壁传来时隐时显的淫荡声,张新德倒并没怎么在意。想杨校长老婆没在身边,即使在也是刚生产孩子的女人,必定寡味得很,偶然打打牙祭也是可以谅解的。
    当时张新德甚至记起上小学时的一件事,有天下午放学后他们五六个小伙伴吃过饭,又返回学校想打篮球,往常篮球在孙校长房中,只要敲门孙校长就会把篮球从窗户抛出来,这回孙校长的房门紧闭,怎么敲也不见动静,同学们就扶张新德爬到窗户上去看。张新德根本没想到自己看到了什么,事后他是经过多年的人生经验凭无数次想象弥补出看到了什么的。当时孙校长正要干什么,他刚爬上床,床上的人咕噜了一句什么话,孙校长就抬起淌着汗珠的额头,伸出瘦长的胳膊把床前桌上的大仿本取了一本塞在女人身下。
    第二天下午上写字课,张新德从教师手中接过自己的大仿本,只见封面上什么东西洇了一个甘肃省地图样的图案,而且有一种刺鼻的怪味,张新德赌气说,“本子弄成这样,我不要!”仿佛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
平常严厉的孙校长破例没有声响,拿走了大仿本。第二天张新德又有了一本崭新的大仿,是孙校长自己订的。孙校长还亲自为张新德代写了五页大仿,又在代写的大字上用红笔打上了圈,得意的字都打了双圈,这是学生们最期望的。
    张新德听的时间长了,自己反到不自在,仿佛通奸的不是杨校长而是他张新德,心里藏着这个秘密反癫痫病人有没有呕吐的现象 到成了负担,谁也不敢告诉,反倒怕有一天杨小杰事情败露,疑心是自己告得密怎么办?交了房子吧,老家来人没处住。更为可气的是自身不争气,隔壁有动静,自己下身就硬硬的,动也不敢动,只能恨得抓头发,又骂贾平凹骗人,说根子硬了用火柴梗掏耳朵,一点儿也不管用。那实在是文人调戏可怜的读者。每遭遇一次,张新德的身心就受到一次摧残,回家后看见妻子那一摊肉,竟然兴趣全无,勉力应付,也是一触即发,溃不成军,寡味得很。妻子平日几乎对张新德什么都不满意,唯有满意床上的张新德,见他近来每况愈下,诧异地问,你怎么啦?
    杨小杰却依然神彩奕奕,精神焕发,上节课还在床上作拼死搏杀,下节课却能滔滔不绝,毫无倦容。倒是张新德呵欠连天,萎靡不振,竟怀疑自己是不是如电视广告中说的那样:痛失了男子汉的雄风。
    上级工作组一到,杨小杰惊出一身冷汗来。心里埋怨老头子不打个招呼──也许又在哪里喝醉了还没清醒过来,也怪自己粗心,这一段和几个娘们厮混,疏于和几位铁哥们联络。其实杨小杰错怪了老头子,老头子知道有人状告甜水沟小学,也吃了一惊,一看是告以前儿子的竟争对手,就起了落井下石之心,也有心考验儿子的应变能力,就没有打招呼,不过还是在工作组临走时,对带队的纪检组长叮嘱一番,明说是好好检查工作,该严则严,绝不徇情。工作组前脚走,他又想还是给儿子通个信,给儿子打了电话,电话铃响时杨小杰刚送走了一位女人,躺在床上补觉,没有接电话。老头子想这件事也不大,就搁下电话了事。这样就让张新德多高兴了两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