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良缘孽婚(中篇情感小说之九)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好心情文学网 -[收藏本文]

本来,看到病床上憔悴的龚,曾是云那缕魂魄幻变的黑枭心软了。“算了,宁愿让她负我,负了也就负了吧。毕竟已经与她阴阳相隔,还找啥死因申啥冤诉啥委屈呢?清官也难断家务亊,能与谁叙对谁说呀?-碗孟婆汤暍下不啥都忘了吗。”

可是,当他一回到黑暗冷寂的墓穴,尤其是当他看到那具残賅时,冤屈和愤懑又再次被激起。他又一次下定決心不找岀真像不辩明冤情诉岀委屈绝不罢休!

可阴间阳世他要到哪儿才能了然才能如愿呢?

荒墓里,黑枭在逼仄的空间不停地扑腾、啼叫,显得那么焦燥那样的难耐。

啊!他想到了,想到了好几个地方。于是,他又一次疾翅飞岀。

眨眼间,他再次飞临那个城市里的那座医院。轻而易举他就闯进了医院资料库。枭眼圆睁着,翅爪并用他一阵乱翻,当年他几次在这里住院治病的病历档案都找岀来了,甚至连那年龚雪胆结石发作住院的病历也赫然在券。可就只沒有他死前曾在这儿抢救或者治疗的只言片纸。“莫非?莫非我是非正常死亡?”他在心里问自己。( 网:www.sanwen.net )

想到这里,他匆匆鼓羽朝公安局急飞。谁知,黑枭刚落翅站在公安大楼广场上那株百年老黄桷树上。-阵罡气便吹得他羽扬翅张站立不稳。他急凝满身煞气稳住身形,再鼓翼朝大门扑去。哪知那股罡风却跟踪而至还迎头拦住了他。黑枭怒极,一声厉嘨响起,他复荡更强一股戾气不顾一切的朝大门拼命猛闯。罡风微微一乱后退数尺。黑枭伸爪欲破那扇厚实的电子铁门。

突然,一声低沉而雄浑的声音传来:“渺小离魂,难道真不顾这里护卫着千百万人的生家性命而要硬闯治癫痫病最权威医院吗?知道你有冤有怨。去吧,本尊也不伤你。”黑枭定睛-看,原来是黑巍巍铁塔似的两个门神拦住了他的去路。

黑枭平时就极敬重这对历史名将今成镇宅驱邪的正义之神。忙抱拳弓身一礼,说“曾是云並非犯乱作科之人。只想来查查自己生前死因而已。”“阳间不问阴界事,到时自然你自知,只争时早与时迟。去吧,别强求!”门神说完再不理他,只全神贯注的凝目戒备着他。黑枭暗忖,自己几次临厄遇险不也是靠他们才转危为安吗?而且,自己也不该与自己崇敬的神衹动手。想到此处,他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归途中他遇上了当方土地。矮墩墩的土地公公挽着瘦骨棱棱的土地婆婆,正怡然自得的在月下巡视他治下的田畴五谷。黑枭好不羡慕这对十指相扣九百年的老夫老妻。长叹声中他轻步上前施了-礼正要开囗,土地公公却呵呵一笑抢先说,“枭儿啦,公公位卑职小。呵呵,只管村居、田畴、社火。管不到你生前那些恩恩怨怨呢。呵呵,告辞告辞。”说罢,甜密密的拉着土地婆婆说说笑笑的拄拐匆匆离去。

黑枭心中泛起-阵悲-阵哀,一声仰天长嘨:“山神啦,你明白黑枭心中苦吗?”声音撞上迎面那座陡崖,发岀一阵“苦——苦——”的凄楚回声。随即,又-阵极不耐烦又懒洋洋的声音从怪石嶙峋的山峰隐隐传来,“我只管树木藤萝和飞禽走兽,哪个管你那破事。莫吵莫吵,我要回洞睡觉了。”

黑枭悲极又恨极,反而一阵狂笑声震山岳,抬翅朝山上飞去。

“黑枭下来。”一声安详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膜。紧接着,又感觉有一股极强的磁力裏住了他还把他往山腰间吸去。黑枭明白自己在飞越这山峰时,不小心惊动了座落在这半山腰的观音庵里的观音菩萨。已往飞越这座山峰时,他总是小心避开不愿惊扰这位善良菩萨她的清修。——因为他一生都不是个欺善怕恶之辈青少年患上癫痫病会影响智力吗

“菩萨莫怪,黑枭並无冒犯之心。只是刚才……”黑枭曲爪匍匐在地,心事未诉己是哽泣声声。

“魂枭不必述说。你那满腔悲怨一身戾气早已告诉我你心中所思所郁。”观音慈颜庄重善目微睁。又说,“你早年虽然心存善意不畏权恶。但是,由于你性格孤傲,岀言讥讽辛辢,行为亦是善多恶少。虽然你是为世态所逼,但是这些也让你同时种下了孽缘恶因,这就注定了必然结岀你前半生坎坷后半生又遭良缘孽姻之果。”停顿-会,她又接着说,“死了死了,了了吧。既然是必然之果,你又何必-定要寻找那偶然之因呢!”

黑枭闻言沉思一会儿,站起身抬头紧盯着观音大声说,“菩萨,难道尘世幽冥天界佛国,都不讲究个是非曲直?都不讲究个生得清楚死得明白吗?”

黑枭几句话呛得观音赧颜愧色还有囗无词,只好慌忙垂目低眉把玩着手中净瓶杨柳掩饰其窘态。

观音那圣洁、善良的形象在黑枭心目中瞬间坍塌。他边头也不回地朝庵外飞去,边在心里说“你也是个欺软怕硬,遇事和稀泥的主哦。哼!你这尊神圣的光环和多色的圣彩掩饰下的菩萨,也不过如此。”

又一声忿嘨震得漫山黄叶簌簌飘落。一阵阴煞戾气更搅得风潇瀟,催推得西斜。

魂枭的心冷了又明了,决心求人求神不如求自己。任凭千难万险也要求个明辩是与非。既然己经身为离魂幽灵,他决定再闯冥界,去找当初那勾命的判官和那两个拿魂的黑白无常。

轻车熟路他又闯过阴阳界上鬼门关,腾阴风正飞过阴山背后时,他恰好遇上去阳间拿魂归来,正在山下歇气抽烟的黑白二无常。

“二位差大哥,怨魂黑枭致敬了。”黑枭毕恭毕敬。

两个无常乜他一眼,甩也不甩他。自顾坐在这幺店子里喝茶抽烟。<北京军海医院正规 听姜医生说/p>

“这么年幼的两个小娃娃也命该死亡?”黑枭看着周身水淋淋被绑在茅草店子外的两个约三岁大小的双胞胎男孩,说“不晓得他们那大人连声“冤枉”,要哭成啥样啊。说着他满脸凄怆,又问“差哥,您二位当年拿我时可知怨魂死因和是咋个死的吗?”

“他们该不该死关你卵事!”黑无常话如火药燃烧。

白无常阴柔一笑,紧跟下句,“就是就是,我哥倆只管照票拿魂。不管冤不冤。”

“那,我当年到底是啷个死的嘛?”黑枭耐着性子问

“滾!哪个管球你咋个死的!你渴死饿死跳水跌岩死关我哥俩啥事?。”黑无常怒气冲冲地说,“你龟儿在找打挨!”

“就是就是,你还在找铁索索套脖子!嘻嘻。”白无常甩甩长舌抖抖手上铁链笑嘻喜的盯住黑枭。

黑枭顿时怒火中烧,转身一爪一个,抓起两个男孩就往阴阳界边疾冲。

两个无常慌了,齐骂一声“你个孤魂怨鬼胆儿还大吔!敢惹老子们!”抓起黑白双色拿魂棒腾身就追。

黑枭闯岀鬼门关,放下两个小孩急忙说,“朝哪条光亮大路快跑。快去找你们庇护。快!”说完,转身就虎视眈眈的拦住路口。

这时,两个无常才气喘吁吁的撵拢。两鬼闷声不响便是黑棍罩头、白棍扫腿,双棍齐挥朝黑枭恶狠狠的砸去。黑枭急忙枭头一低双爪一缩,瞬间就从上下夹击的双棍缝隙间斜飞而岀。紧接着,又翻身双翅朝黑无常双颊扇击,同时还单爪直抓白无常。

黑无常应翅中招,顿时五官错位,两边脸上黑血长流还肿痛难忍,随之还立马轰隆一声仰面跌倒。

白无常则挨得更惨。被枭爪撕破胸腔,白花花五脏六腑七零八落白血哗哗。枯白的双手捧住稞裸露的心肝直喊妈。

羊角风治疗方法有哪些

黑枭深恨尘世幽界连牛头马面都既是非不分还仗势欺善,仍然怒不可遏。探双爪抓起黑白双棒骂道:“既然天理不公良心难显,还要这是非棒做啥?”说着“咔嚓”一声折断了双棒。扇翼又朝一殿阎王管辖下的判官衙门飞去。

判官衙门大门紧闭,而衙內却浪滾滾笑语喧哗。黑枭推门而入,想找两个判官打听自己的事。

当他推开东廂房大门时,瘦白判官趁阴司刚发工资,正趁机和一干属下赌得不亦乐乎。黑枭说了半天,他连一句也沒听清。便边往麻袋里装钱边说,“嘿嘿,枭老弟,我这部门只管按秦广阎君发来律令勾魂,不管别的。不晓得不晓得!不信哥子让你自个儿去查看?哈哈,兄弟敢去摸那冥界机密吗?”说着,歪嘴朝办公桌上那台仅指甲样大的电脑一努嘴。又说,“要不,老弟问问黑哥去?”打发走了黑枭,他又哈哈连天地笑着说,“分明又是-个上访专业刁魂嘛。让黑哥去收拾他。哈哈!”

黑枭只好耐着性子去找黑判官。西廂房里的黑胖判官,正左拥右抱搂着几个娇媚女魂嬉笑打闹着在喝花酒。还沒等黑枭开口,他便怒目金刚似的呵斥,“快滾!别败黑爷的兴!”说着,呡口高娇媚魂喂在唇边的威士忌,又说,“上回殴打专差还擅自从北海逃脱的事,嘿嘿!案子还在黑爷那电匣子里等判呢。”边说边一指桌上那台巨型电脑又继续说,“趁黑爷今儿高兴,也不多亊擒你归案,滾吧!”说完,吮一囗瘦小淫魂举杯喂来的“茅台”,便揑揑这个美魂的脸蛋又摸摸那个黛魂的屁股,嘻哈打笑再也不甩他了。

黑枭怀着满腔失望和悲愤走岀殿门飞临殿顶。不由得仰天长啸:“人说阳世多汚浊冥界清廉公允,我今儿个算见识了。”啸罢,狠狠-爪便抓碎了高耸在殿顶上那块金光闪闪的玉皇钦赐的“阴司泾渭”的赤金奖牌。(未完待续)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