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爹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好心情文学网 -[收藏本文]

昨晚到了去世30个月的,在梦里依稀看到父亲生前的样子,但感觉好象父亲与我之间有一层白白的、薄薄的轻纱隔着,我在梦里想用手拉住父亲,却怎么也够不到,只看到父亲在薄纱的另一面淡淡地笑着。梦醒后,我算计着父亲去世的时候,到昨天梦到父亲,正好是父亲去世整二年半,30个月的。

昨晚的梦里,看着父亲笑容可掬的样子,我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痴痴地望着父亲,想与父亲靠近,只感觉我的手一触摸到那白白的、薄薄的轻纱时,就被轻纱挡了回来。我站在父亲的对面,听到了那层薄纱的后面传来了父亲的声音说:“别喊了,我现在回关里了,咱们关里家都管爸叫,还是叫爹吧!”当我想喊爹的时候,轻纱那面的父亲不见了。当我声嘶力竭地喊出“爹”来的时候,从梦中醒来了。醒来后,看看表是里2点。擦了擦额头的汗,披上衣服畏缩在床上,努力着梦里的情景,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爹”、“爹”……

爹,形声。从父,多声。本义父亲,对父亲的称呼。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一直叫“爸”,从小长到大,也没喊过爹。20写给郑州军海脑病医院的尚成英医生的一份“感谢信”06年陪父亲回河北保定老家,家里的亲戚们管自己的父亲有叫爹的,也有叫爸的。我习惯了从小就叫爸,一直没管父亲叫过爹。父亲去世后,梦到过父亲几次,但从来没听父亲在梦里跟我说过话。这次隔着白白的、薄薄的轻纱,父亲笑着让我叫爹,我不明白这个梦是什么意思。翻开了周公解梦,也没找到我要找的答案。昨天夜里,梦中清晰地听父亲让我喊“爹”,我没有喊出来。梦醒后,我便写了这篇父亲的——《爹》。

爹,前几天我去银行办事,路过松江东路的乌喇古城历史主题公园时,我又想到了2009年6月,我用轮椅推着您去姑姑家。在去姑姑家的前一天您说:“好久没去你姑家了。”我听了您的话,知道您想去姑姑家,却怕我没时间,没有直接说。第二天,我们就去了姑姑家。没想到的是,这是您生前的最后一次串门。从那以后,您就开始病重,不能再经常出门了。只是偶尔坐在轮椅上,在小区附近走一走。爹,又快四月二十八了,您还记得2009年的四月二十八吗?我用轮椅推着您去具有“千山寺庙甲东北,吉林庙会盛千山”之美誉的北山庙会。回来的时候,我湖北癫痫专业医院们好不容易才打着车,下的山。当时我还在药王庙,关帝庙,坎离宫和玉皇阁都烧香拜佛,祈求佛祖能保佑您平安。然而,不到半年,爹还是放下了人世间所有的,走了。

二零零九年农历十月十三下午一点十四分,爹的大门,关上了。没有声音,没有动静。但爹的气息、体温,爹的动作、言语,一下子停滞了。不思量,自难忘。爹的去世,在我的生命里,中,上,留下了巨大的“空”,空洞的空,空白的空。这种空洞和空白,难以弥补,也无可填充。在安葬爹时,看着爹的棺椁被一点点掩没时,我无声地落泪。所有的亲戚都劝我说:“玲,哭出来吧,你会好受些。”我只是哽咽着落泪,眼前是父亲生前所有音容笑貌的一幕又一幕。爹的去世,让我对“无常”二字,有了切肤体验。不过三两天时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成了一把暖乎乎的灰,一抔冷冰冰的尘。这样的倏忽,迅疾,想想,除了悲哀,便只能是。

有爹在的时光,有爹在的,一下子成了,被掩在一层薄土后面,掩在一段黯淡的回忆里,被隔离在带有一层轻纱的梦里……时隔几小时,梦中的情境就淡去癫娴病发作时间一般多久了,无法理清头绪。梦给我留下的唯一无比清晰的,是一种巨大的感。这种感觉从梦里延续到梦外,让我产生了一种永远沉浸在与爹在一起的渴望中,哪怕是永远隔着那层白白的、薄薄的轻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只因为在现实世界里,无法再见到爹,无法再尽我做女儿的心,才会时常梦见爹,才会在梦中如此幸福。( 网:www.sanwen.net )

再也看不到爹慈祥的面孔,再也听不到爹重复的叮咛。梦醒后,一直在寻找着梦里的影子。坐在字台前,用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了无数个“爹”字,这是我对爹的呼唤,是我用心在弥补父亲生前我没有叫“爹”的遗憾。梦是真切的,一如爹生前的场景,使我不觉得是梦;梦是甜蜜的,我像是回到了从前,还是那个被爹庇护和深着的。然而,梦是稍纵即逝的。醒后的我,更多的是失落和惆怅。

爹走了,给我留下的是深深的思念。在爹走后的这三十个月的时间里,来到超市,看到货架郑州有哪些医院可以看癫痫病上张裕金奖白兰地葡萄酒时,会想起爹坐在小桌前饮酒时的情景;走在大东门广场,我会想起爹在那里乘凉时的情景;走在世纪广场,我会想起爹坐在这里跟其他老人聊天时的情景;来到北山公园,我会想起爹坐在池边沐浴时的情景;路过富翔大酒楼,我会想起陪爹吃火锅时的情景;来到公园京剧角,我会想起爹在那里唱“爹娘呀!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的京剧《文昭关》时的情景;路过吉林剧场,我会想起与爹一起在这里看京剧大师赵燕侠演出《玉堂》时的情景;路过红旗剧场,我会想起与爹一起看评剧《人面桃花》时的情景……

太多太多让我想的场景和情景了。如今,真的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了。今天,女儿又到网给爹的纪念馆留了几行字。爹,您听到我喊您了吗?愿我的老爹爹在天堂平安!天堂并不远,我知道爹去远游,最终会回归于女儿的心里。爹,我亲爱的老爸,我亲爱的父亲,女儿的心永远向你无限地敞开着。爹,女儿盼你回来,哪怕在梦中。愿爹常入我梦,为女儿指点江山,指点!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