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马土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好心情文学网 -[收藏本文]

很多年前,我们那地方时兴土墙屋。盖屋的的材料,却是五花八门的,有茅草,有杉树皮,有瓦,远远地看去,色彩斑斓,就像里的房子。

土墙屋养人,暖凉。人住进土墙屋,就像肥了的牛羊赶上了凳,就像收割的粮食装进了仓,就像种子埋进了自家的新翻的地,心里特踏实。在这样的屋子里,无论是站着、坐着,还是蹲着、躺着、卧着,都如同一株草、一棵树,有了地气源源不断地滋润,就格外的精神。

有人住土墙屋,就要有人修土墙屋。我们那儿修房子,管叫“起屋”。“起屋”的,我们称土匠。

“起屋”是个系统工程,要选址,要设计,要施工,要打墙,等等,都交给土匠全权负责。

最有名的土匠姓马,叫马光焕。据说他到外地参过高师,读过《鲁班》书,会施法术。别人不敢起的屋,他敢起;别人起坏了的屋,他能整好。慕名拜在他门下的人很多,因此,大多数土匠不是他的徒子,就是他的徒孙。

泥土也是有性子的,泥土一使性子,就要坏事,墙会整壁整壁的垮掉。劳民伤财不说,轻者伤人,重者还会弄出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乡下人起一届屋不容易,往往凝聚着一生的心血,能儿戏吗?癫痫是传染病吗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但是,只要马土匠点了头,不管是哪个土匠主首来起这个屋,主人家就可以吃口饱饭睡个安稳觉了,就像现在买房拿到了钥匙,给人做工拿到了工钱。

我见识过马土匠的神技。那年,我大约十来岁,正是幻想、爱崇拜的年龄,熟知马土匠的种种传闻,对他可以说是心仪已久。

马土匠是来整队上保管室的。保管室有两间屋的墙壁严重倾斜,裂了很宽的口子,拆了重起又不划算。

我一大早就守候在保管室的场坝里,兴奋地等着。

队长乐呵呵地领来了一位老头。许多人都围在保管室的场坝里看热闹。我有些失望,原来马土匠只是一个极普通的老人,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身材矮小,背有点驼,穿一身灰不溜秋的衣服,头上裹着白帕子,拿着根黄铜嘴烟袋。他咬着烟嘴,来回踱着步,这里瞅瞅那里看看。队长派人搬来长梯,端来一盆石灰。马土匠沉思地在地上画圈,在墙上打叉。忙活了一阵子后,他指派人扛来许多根圆木,这里支,那里撑。我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见大家都津津有味的看着,想离开又舍不孩子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得,也只好耐着性子。大半晌后,队长从人群中点人,点到的就站在马土匠指定的位置。所有的人都各就各位了,马土匠就开始一一地进行交代。

一切准备就绪,他便一手叉腰,一手扬起。这一刻,他仿佛变了个样子似的,那神情宛然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他手一挥,大喊一声“用力”,奇迹发生了,只见泥屑飞扬,墙吱吱地极不情愿地开始慢慢移动。在一片欢呼声中,墙正了,墙口子乖乖地合拢来。

我崇拜马土匠,不在于他多么的会起屋、整屋,而是在于他神奇的法术。

据说,他会使法。一次,他路过一户人家,喊这家人招呼狗子,这家妇人正忙着蒸早饭,没有理睬。他便施了一个法术。这妇人蒸着蒸着饭便觉得奇怪了,甑子大汽昂昂,一揭开盖子,饭却还是冷的。一大早工,一甑饭居然没有蒸熟。妇人被上早工回来的男人一顿恶骂。妇人百思不得其解,当作稀奇讲。有人就好笑了,说那早上在路上碰到过马土匠,一定是他做了手脚,妇人才恍然大悟。

有个横人,天不怕,地不怕,口口声声不法术,还对马土匠出言不逊。这事不知怎么传到马土匠耳里,记在了心里。遇上这横人杀年猪,锅里的水烧穿了,就等淋水拔毛。这好好躺在杀猪凳上的死猪,却忽然弹西安癫痫医院有多少起,拔腿就跑,怎么也抓不住。这横人晓得是马土匠捣的鬼,不得已,只好去求马土匠。马土匠呵呵一笑,说是这人看花了眼,猪就在凳上。这横人将信将疑,屋里却传来了喊声,要他快回去帮忙整猪。

讲得最多的是马土匠和人斗法的事。说一个外地来放排的,听到马土匠的名声,不服气,便想找马土匠斗斗。马土匠正在替人起屋,墙打一板,垮一板。他知道这是有人在做手脚,便停了工,想会会这位高人。找来找去,便知道是这放排的。于是,他亲自登上木排,口称师傅,敬上香烟,执弟子礼,给放排的给足了面子,客客气气地请放排的高抬贵手,行个方便。放排的笑笑,不说行也不说不行。马土匠回来后继续打墙,还是打一板垮一板,马土匠就火了,叫主人家找来一把筷子,扯了一扎稻草,编成支支木排。然后,他口中念念有词,将编扎好的筷子一根根拆掉。一排筷子还没拆完,那放排的就上气不接下气跑来了,满脸惭愧地长跪在他面前,声泪俱下,骂自己混蛋,说有眼不识泰山,恳请马土匠饶了他这一次。原来,马土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拆散一根筷子,放排的排上圆木就绷断排绳,随水飘走一根。受了教训,放排的抱头鼠窜狼狈而去。

讲马土匠的人讲得活灵活现,而我则听得眉飞色舞,如醉如痴海东癫痫医院那里好,心旷神怡。便常常幻想,自己某一天,也能拜在马土匠的门下,得到他的真传,拥有他那样神奇无比的法术。

马土匠是起土墙屋的权威、专家,又会施法术,这使得这个人在我儿时的幼稚的心里,变得高大而神圣。

我终于没能拜到马土匠门下,也终于知道所谓的法术纯属子虚乌有,是无稽之谈。编出那样的传闻,不过是马土匠的徒子徒孙,为了抬高土匠这一行的身价,人为造出的神话。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别有用心地把某一个人神化,不正是我们这个民族惯用的屡屡奏效的的政治伎俩吗?只是,现在的人精得很,管你怎么天花乱坠地吹嘘什么精神,给树起的什么偶像如何绞尽脑汁的贴金抹银,反正不上你的当,白费了政治投机者们的一番苦心。正如没了佛祖和尚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一样,为了沾神的光,政治投机者们明知要遭白眼要受冷遇,也要挖空心思甚至恬不知耻的造神。而且,看样子还将继续造下去。

马土匠在我们那地方直接或间接地起了许多土墙屋,看得见,摸得着。他做事负责,价钱公道,讲求质量,一切都本着一个手艺人的良心,所以,口碑一直很好。尽管现在土墙屋已日渐稀少,但不少人还记得他。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