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春末夏初(续)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好心情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七)

在校门口公示栏的分班安排表上,我找到我的名字,了解到我成了高一(五)班六十人之一的这一讯息,我的脸都快被前仆后继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学生和家长挤得贴在那张分班安排表上。我奇怪这些人为何如此不要命,甚至是一家三口都不要命,老要看儿子或者女儿的名字被光荣地写入了这个学校公示栏的分班安排表上,看完了一说老妈和儿子或女儿都像不一样摇摇头,艰难地从人群中挤进去,仔细查找,末了手指头定在纸上某一个名字,大呼找到了。我觉得他们是在挖金元宝,别人挖了不算,自己挖到了才觉得心满意足,恋恋不舍离开公示栏,为后面脸都急红了的人让出空位来。人群里不断有人喊“不要挤”和“让一让”,如此盛况空前的景象我第一次看见,索性站在那里看着一大群人你推我挤,热闹非凡。从人们脸上心满意足的笑容里,我终于明白,能够考上这所气脉直通大清王朝一只脚踏进大学的高中是多么莫大的!

说我们学校是座象牙塔,不唯其历史悠久,出身显赫,有着书香世家名门闺秀的优渥,还在于其飞扬跋扈的升学率,一年比一年不可一世。凡我校学子,心中都有一个北大清华,考“211”、“985”的院校如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至于一本率,每年全校平均95%以上,有的班级是100%,自然就有低于平均水平的班级,那些班级的班主任和任课教师就会把此事视为其执教生涯的莫大耻辱,知耻而后勇,接下来所带班级必采取魔鬼式教学,争取全班都上一本,一前耻。这些都是后来我成为这个学校的学生之后耳濡目染所知。

第一次站在这威武雄壮的朱漆大门下,无怪乎别人喜上眉梢,而我心静如水,因为那时别人都是怀揣,彷佛已是北大清华莘莘学子之一;而我到视读书为读书,还没有对大学过分心向往之。

(八)

我到教学楼下空旷的大厅里报到。大厅里两面墙下分别摆了两排桌椅,登记的老师都两手伏在桌上,右手拿了笔,左边放了登记册以及发票本,桌子前面贴了用毛笔写了各班班级的红纸。高一(五)班登记处的老师是一个小个子男人,圆脸,微胖,头发短而密,粉红色T恤,简洁干练,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别人都是右手拿笔,他一枝独秀,左手拿烟,当时我就想,敢在上班拿烟的老师绝非等闲之辈,心里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网:www.sanwen.net )

我走问:“老师,高一(五)班是在这里报到吗?”

“是的,同学,欢迎你,你叫什么名字?”老师手里的烟刚好吸得只剩三分之一,被很随意的扔在地板上。

我把我的名字告诉他,等着他在名册上找我的名字。这时候有人捅了我一下,我转过去,一个家伙对着我问,“同学,高一(五)班是在这里登记吗?”我指指桌子前面的红纸,他嘿嘿笑了两下说,“你挡住郑州治癫痫好的办法了。”我不好意思地挪开。“同学,欢迎你,你叫什么名字?”老师递给我一张发票,“到宿舍楼老师那里去交钱,知道宿舍楼在什么地方吗?”我本想说不知道,那家伙抢先一步回答说,“老师,我知道,我带他一起去吧!”老师说,“那也好,你们一起去,以后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你叫什么名字?”“陈诚,老师。”

我就和这个叫陈诚的家伙一起去宿舍楼。他是我在这个学校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可惜是个男的,对此陈诚说他深表遗憾。

在宿管老师那里交了钱,各人领到一把钥匙,六百块钱换一把钥匙,除非它不是白银锻造,就是黄金磨打。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此离家外出的我们有一个地方可以遮风挡吃饭睡觉。没有钥匙妄想打开这把锁,而这把锁锁住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陈诚帮我提了那个大而沉的黑箱子上楼。初次见面,难得这家伙出手相助,从车站到学校一直拖着它,我已经手臂发麻。陈诚他们寝室在我们寝室隔壁,从此我们比邻而居。

陈诚这家伙长得眉清目秀,尤其是他那两道眉毛,浓而细,细而长,光凭这点,一般的见了他都要自惭形秽,何况他还面容姣好,五官明晰,长相稍次的女子见了他就要痛不欲生。在他那颗脑袋上留了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风一吹他就顺势一甩,一般人看起来很cool,我却觉得很装x。他笑起来还会有两个小酒窝,他说他觉得自己很像林俊杰,我说我不知道谁是林俊杰,他说那你真是孤陋寡闻,我说他就是一唱歌的,我对他不感兴趣,他说你不是不知道林俊杰吗,我说我猜猜而已,他说我猜你一定不听歌也不看电影,我说你说得真对。他挑了挑那两道浓而细而长的眉毛(这小子的习惯,言语得意之时总要挑一挑眉毛),说那以后你就跟我混吧!我说这个好商量,既然你要山头上扯大旗,我跟你混已是吃了大亏,再奉你为王岂不是亏上加亏,所以我当大哥你当小弟,咱们就此焚香跪拜,义结生死何如?他说且等且等,不知兄台行年几何?我们排出各自的年庚生辰,天幸长这小子五个月,他说还不行,我要看看你的肱二头肌,我们各自挽起袖子,在教室的灯光下用劲,肱二头肌充血膨胀,硬邦邦的像一块石头。终于这小子泄了气,无可奈何双拳一抱,叫了一声大哥,我急忙抱拳回礼,口称兄弟。

我和陈诚相识的情况就是这样。那天下完晚自习,因为是星期天,本来就无事可做,所以铃声一响大家都作兽散,剩下我和陈诚呆在教室里,我在看韩寒的《三重门》,他在教室里点了一支烟。我说你看没看过《三重门》,他说他只看过《他的国》,我说韩寒这家伙挺有意思,他说原来《他的国》是韩寒写的。这就让我们的谈话没法再进行下去。我说你看过什么书?他说看过《三国演义》,刚好我也看过《三国演义》,就想和他探讨曹操和袁绍的官渡之战?他说官渡之战不是刘邦围了项羽吗?这就让我有点恍惚项羽是不是在乌江边上抹的脖子。我觉得两个大男人呆在一个教室里不说点什么不行,就问他说看过电视版的《水浒传》吧?他说不仅看潍坊权威癫痫专科医院过电视剧,看了电视剧之后还找来图画简版一一研究过一百单八将各人的名号。我深表怀疑,于是从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一个接一个的问他,没想到他竟能够一一对答如流。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没有他不知道的,我虽看过四大名著,到此也不得不甘拜下风。我说你真是好记性,他挑一挑眉毛打算给我讲各路英雄的事迹,我说我还想看《三重门》呢?他说《三重门》里有没有兄弟义气?我说这个自然没有。他说《三重门》里有没有劫富济贫打家劫舍?我说这个自然没有。他说《三重门》里有没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说这也没有。他说既然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你看它顶个鸟用,能当饭吃能当烟抽?他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本简版《水浒》递给我,说你还是温习温习这个吧!然后他头发一扬,递给我一支烟,我不好推辞,勉为其难接了下来,却是不点上。我说在教室里面抽烟不大好吧,被政教主任抓到了要记大过处分,被来宝哥(我们班主任叫刘来宝)抓到要挨批写检查。他如梦方醒,灭了烟头从窗口扔到教学楼后面,我也把那支烟扔下去。接下来我们就聊到了林俊杰,他就要我跟他混,然后他叫我大哥,后来我们结为生死莫逆。

这已经是开学好久之后的事了。

(九)

开学第二天就是军训,我们是省级示范性重点高中的龙头,又是西南军区后备兵源培养基地,所以这军训可想而知来得极其迅猛激烈。教育部从驻当地军区分部抽调了十六名教官,风闻全是带兵的好手,在部队里都是班长,就是整人。

我们排的教官是个河南人,长相同陈诚是一路货色,五官端正,一脸英武,他一出场啪的一声给我们来了个立正,我们班二十八个立马两眼放光,窃窃私语,好像第一次见到男人,我想这样的人当个兵真是浪费。

谁想我们教官目不斜视,当下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让全班六十人站在太阳下的篮球场里,总教官就过来给我们训话。总教官比其他教官都要老,同样英气逼人,我推测他在部队应该还算有些地位。可惜不饶人,他的出现就没有在女生间引起轰动效应。在我的印象里总教官似乎介绍了他自己,也介绍了我们教官的名字,我一个也没记住,记名字不是我的专长,我想大多数男生也没有记住,至于女生就不得而知了。休息时我们遇到教官不可直呼其名,统一说“教官好!”如果是其他排的教官,他就会问一句,“你是哪个带的?”不知道教官的名字的人只好向教官站的方向一指,他就说,“啊……那个家伙啊……”说得一波三折抑扬顿挫,让人误以为下面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是自己排的教官,他就会阴险的一笑,笑得问好的人毛骨悚然,然后走到集合的地方,哨子一吹,大喊“三秒钟集合完毕!”这时候大家就边跑边在心里骂一句娘,被整的次数多了,每逢问候“教官好”,问候的人就率先跑到集合地点。

第一天军训的内容是站队,换言之就是快速集合,如你所知,前面所述就是我们教官整人的套路。等我们站好了队,一般早过去了三个三浙江哪个癫痫医院比较好秒钟,他就说,“解散休息!”这时候大家往往不敢动,一颗小心脏还在怦怦直跳。他就重复,“执行口令,解散休息!队形散开,不散开原地趴下俯卧撑三十个!”大家逼不得已,缓缓散开,提心吊胆,忐忑不安。我们教官像个没事人,自己踏了正步到篮球场另一端,掏出哨子吱的一声,又是“三秒钟集合完毕!”集合完毕教官仍旧不满意,一整天一大群人就这么在太阳底下的篮球场上跑来跑去。假如我们年纪小一些,路过的大爷大妈准以为我们在玩老鹰捉小鸡。最后的情况是教官走到哪里,一群人就紧绷着神经跟到哪里,就算队形散开,站旁边的人基本上都手,听到哨声一响,即刻什么神归什么位,才算完成三秒钟集合完毕这个艰巨的任务。

军训无非练些左转右转后转齐步走正步走跑步前进,军训过的人都知道这些路数,也明白这些路数一群人从相互适应到通力配合要花二十天的时间,不是因为大家笨到几个动作重复千遍百遍,而是大家都是初次见面,知人知面不知心,配合起来总是觉得别扭。最后大家放开手脚,豁出去了不再扭扭捏捏,就到了会操表演的阶段。

足球场上在会操那一天里为了配合气氛,踏起的尘土制造出狼烟滚滚的假象,领导们像模像样地站在足球场前面站台的阴影里,看着前方一片调兵遣将的忙碌景象,假装出很逼真的激动,所有人都配合着很激动,大战在即,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首先是军区分部的司令开始讲话。

“同学们!老师们!大家好!值此金秋送爽……丹桂飘香的时节,我们迎来了……xx中学一年一度的会操表演。同学们军训时都表现的很不错啊……这是值得肯定的……我看到……有些同学就是晒晕了也在咬牙坚持……这是值得鼓励的……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二十天过去了,同学们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啊……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这才是我们中学生应该具有的精神面貌嘛……(说到这里下面的‘待检阅部队’就会集体遭电击一样统一把胸一昂,昂的更高了)……不管你们军训时表现得如何,我们要的结果,是你们的成绩……证明你们的时候到了……”

军区领导讲话完毕,轮到校长讲话。

“同学们!老师们!以及……全体官兵们!大家好!大家辛苦了!值此金秋送爽……丹桂飘香的时节……”其实时维九月,在南方还属于天的范畴;三年后我于大学的风雨操场的会操表演中再次听到书记大人脱口而出“金秋送爽……丹桂飘香”,突然觉得天旋地转,浑身冷汗,脸上火辣辣的,像刚刚挨了别人一计耳光,呼吸困难。

无论是司令讲话还是校长发言,大家都掌声雷动,表示欢迎而又受益匪浅,掌声雷动完,依旧稍息,垂手肃立。

校长讲话完毕而又没有其他领导想要发言了,所有领导就依次走下神坛,非常谦让的排成一行,像里核桃树上绕行的毛毛虫,司令和校长走在前面,余下的人按职称大小亦步亦趋。

在足球场上的跑道上,司令边走边招癫痫病是怎么引发的手说——同学们好!我们说——首长好!司令说——同学们辛苦了!我们不能说——不辛苦或是首长辛苦了!而是说——为人民服务!大家的声音都是洪亮而理直气壮,仿佛真的为人民服务了,激动而高兴,在脑海里浮现雷锋叔叔那张可的脸。

校长站在司令旁边,看着这群可爱的们,面露微笑。

我们班在会操表演中夺得头筹,领了一张奖状,奖状上用黑色的正楷钢笔字记录了我们的丰功伟绩。会操结束,同学们就把它挂在教室黑板上面最显眼的地方,以便大家随时忆苦思甜,回味无穷。每次上课我抬头看见那张奖状,就觉得腰酸背痛想打瞌睡,好像会操表演结束的那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后来这张奖状不翼而飞,举班哗然,痛心不已。大家猜测一定是没有拿到奖状的班级伺机报复,欲待查明真相兴师问罪,但是考虑到如果两个班级百多号人打起来,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规模宏大的斗殴场面可能会惊动军区司令,带领一帮荷枪实弹的士兵平定叛乱,那么结果必然得不偿失,为了一张有名无实的破纸片儿惊动他老人家大驾光临,这笔账怎么算都是不合算的,此事就不了了之。

我们教官是个有点真才实学的家伙,每逢休息恰好赶上他心情好就会给我们打几套拳脚,当然他的心情是根据我们当天操练的情况而定的。打拳的时候就会围上来一大群人,很多男生指手画脚,很多女生情绪激动,我和陈诚在旁边冷眼相看,总觉得这家伙别有用心,不是哗众取宠,就是刻意显摆。我看着教官俊朗的面孔对陈诚说,“你有没有河南的亲戚?他长得可像你失散多年的兄弟?”陈诚一脸不屑,“谁他娘的跟他称兄道弟,要是我也会点花拳绣腿,现在就跳上去把他放倒!”

陈诚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有一次立正三十分钟,他用袖子擦了脸上的汗水。用袖子擦脸上的汗水原本是没有错的,错就错在他被教官看见了,被教官看见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较不幸的是那天我们班因为训练松松垮垮被总教官训了一顿。我们教官爱面子,恰好总教官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就忘了陈诚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当众让陈诚出列,做了三十个俯卧撑,五十个蹲起,还让他多站了十五分钟,大家都觉得这样子太过分,也许是教官一时冲动,事后该给陈诚道个歉,不料当兵的都爱钻牛角尖,死不认错。

这事儿听了就让人火大,陈诚对我说,他以后就要考军校,专门治治这帮睁眼瞎,看他娘的还敢不敢目中无人,欺负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

我高中大学一共经历了两次军训,第二次没有什么感觉,第一次比较印象深刻。这好比同男人上床,第一次刻骨铭心,第二次习以为常。

也许还有一些微妙的心理,但我觉得不在讨论之列。

高中时军训天气奇好,每天艳阳高照;大学时淫雨霏霏,当真是好雨知时节。再有的区别就是教官换成了在校国防生,校长换成了书记,余下的都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首发散文网: